病理学园地
您的位置:首页 > 病例

阿米巴病(一)-病例分析

病史摘要 患者,男,40岁,因发烧2月,咳嗽咯血7天入院。入院前2月开始不规则发热,体温在38℃左右,服药效果不佳。入院前7天,突然剧烈咳嗽,痰中带血。当晚咳血性痰约500ml,此后一直痰中带血,每昼夜痰量200ml~300ml,无明显气促,但不能平卧,乏力,食欲不振。 既往史:2年多以前曾患“左肺浸润型结核”,入院经一般支持、链霉素、异烟肼等治疗,症状好转,住院42天出院。

体格检查:体温37.5℃,脉搏80/min,呼吸18次/min,血压107/79mmHg。慢性消耗性病容,神清,气管左移,心(-),双肺叩诊过清音,右肺尖部可闻及细湿鸣,右肺前部呼吸音略低于左侧。

实验室检查:血红蛋白79g/L,白细胞0.8×109g/L,嗜中性粒细胞0.78,淋巴细胞0.20,嗜酸性粒细胞0.02,SR 58mm/h。胸部X线:双肺结核,右隔上升原因不明。 痰浓缩查抗酸杆菌三次(-),痰培养三次无细菌生长,痰涂片二次未见细菌及抗酸杆菌。 血及脑脊液培养:(-)。

住院后经一般支持、抗结核治疗(链霉素、异烟肼),及止血对症治疗,二周后体温仍波动在37.5℃~39℃之间,加大链霉素剂量,垂体素10u静脉注射止血,强的松每天20mg,经以上处理后,体温一度降至正常,但在住院第17天,咳大量脓痰,双肺底湿鸣,体温再度上升,加大强的松至每天40mg,仍发热不退。住院第24天出现嗜睡,反应迟钝,胸透疑右胸底包裹性脓胸。住院第27天出现昏睡,神经系统检查(-),作右胸腔穿刺抽出桃花样脓液约30ml,恶臭,注入青霉素20万u,链霉素0.5g,静脉滴注金霉素200mg,病情无好转,昏睡日趋严重,肌张力增加。次日,于右肩胛线上第四肋间穿刺注入青、链霉素及美兰10ml,以后病员痰中有美兰出现,作右胸腔闭式引流,每天引出暗褐色脓液200ml~300ml,其中混有豆渣样物及坏死组织,经上述处理体温虽有所下降,但昏迷加重,眶反射消失,四肢肌力消失,同时瞳孔扩大,呼吸不规则。作腰穿,脑脊液每分钟24滴,透明,白细胞135个,红细胞5个,以后血压下降,经升压等多方面抢救无效,于住院33天死亡。

尸检摘要 双肺与胸前壁有纤维性粘连,右胸腔有80ml脓液。左肺稍小,切面肺尖可见一约3cm×2cm×2cm之空洞,其内可见干酪样坏死物。右肺中下叶粘连,与膈肌、肝不能分离,切开为一大脓腔,13.5cm×9.5cm×4.5cm,其内可见红褐粘稠之脓液,向右下肺支气管穿通,脓肿壁厚,脓肿底为膈肌及较大部份肝组织构成。脑表面明显充血水肿,右脑额叶及右后中央回各有一脓肿,大小依次为2cm×2cm×1.5cm、3cm×3cm×1.5cm,脓肿壁厚,切面有红褐色血性脓液溢出,镜检:左肺尖空洞壁上附干酪样坏死物,周围有结核性肉芽肿形成,外周为纤维结缔组织。右肺中下叶脓肿壁上可见较多出血坏死组织,可查见阿米巴大滋养体,壁上有纤维组织及肉芽组织,脑组织充血明显,脓肿壁为胶质细胞增生,出血坏死组织中可查见阿米巴大滋养体。

讨论

1.死者生前患有什么疾病?诊断依据是什么?

2.死亡原因是什么?

3.死者所患疾病是怎样发生、发展的?

参考答案:

一、病理解剖诊断

1.肝、肺、脑阿米巴脓肿伴右胸腔积脓

2.左肺继发性肺结核,空洞形成

3.陈旧性胸膜炎

二、死亡原因:全身衰竭

阿米巴病(一)    (二)


纠错留言 | 网站导航 | 站内搜索 | 关于我们 | 联系站长
Copyright©2006-2017 病理学园地*Pathology Information Web